原中华医学会主席、卫生部长崔月犁与孙玉清院长(左)在一起 武汉警备区司令员贾传贵在蛇疗医院治疗时与孙玉清教授合影

 

 

   
 
医院热线: 027-86837293 86830302
传  真: 027-86812811
网  址: www.snakecure.com
联系邮箱: snakecure@163.com
医院地址: 中国武汉市武昌徐东路7-1号
  (凯旋门华天大酒店后200米)
邮  编: 430063
 
   
首页 > 专科介绍  
  您现在所在位置:专科介绍
 
“维权英雄”被蛇疗征服
[点击数:2363    更新时间:2009年05月14日]
 
----一个前列腺炎患者与蛇疗的传奇故事
 
     作为《消费者之友》的一名编辑,毫无疑问,我的职责就是维护消费者的权益。
     我叫陈运鹏,性格有点犟,什么事不搞个是非曲直决不罢休。尤其是事关消费者利益的事,来不得半点含糊,我给消费者讨回的公道也不在少数,被人誉为“维权英雄”。这不,最近又有一件事引起了我的注意,那就是武汉升华蛇疗中医院不断传出治愈各种疑难杂症甚至癌症的消息,而且刊登这些消息的是《人民日报》海外版、《党员生活》杂志、湖北电视台、楚天都市报等党报党刊和主流媒体。
     蛇疗真有这么神奇吗?我心里充满狐疑,决定好好调查一番,如果真有这好的疗效,倒是造福于人的一件好事;如果是骗人的,看我不好好治他。
     一个小雨横斜的下午,我独自来到位于武汉长江二桥南端徐东平价后欧洲花园内的武汉升华蛇疗医院。虽然是下雨天,看病的人也还不少。大家叽叽喳喳地议论,无非是讲一些蛇疗的奇妙,交流治病的心得。孙玉清院长身穿白大褂,正和颜悦色地给病人看病。工作人员热情地招呼我坐下排队。我哼哈了两句,开始在医院里溜达起来。外边几间候诊室的墙上,挂满了形形色色的锦旗、铜牌,令人眼花缭乱。这里有原国家卫生部长崔月犁、武空副司令员肖健章肿瘤愈后赠送的大型条幅及合影,有世界中医学会颁发的证书。从牌匾上可以看出,这些治愈的绝症、顽症病人来自五湖四海;病情千奇百怪,有糖尿病、高血压、脂肪肝、肝病、肥胖症、神经性皮炎、痛风、肿瘤、红瘢狼疮等。
     我的心里一惊,看来要对蛇疗刮目相看了。可我这人也不是那么容易被征服,什么事不搞个水落石出决不收兵。带着这种半信半疑的态度,我决定独自采访几个病人,因为病人的话是最真实的。回家后,我按照报纸上刊登的湖北省荆门市沙洋县曾集镇退休教师官昌锡的电话号码, 装作病人的模样打了过去。电话里是一个洪亮的男中音,官昌锡告诉我:前几年他患胰头癌,全身发黄,骨瘦如柴,已经放弃了治疗,结果被孙玉清治愈,改写了“死亡通知书”。巧的是他的学生邱传华患一种世界罕见的疾病,头内长出9个肿瘤,危在旦夕,连棺材都买好了,结果被蛇疗治愈。官昌锡的事例影响巨大,至今,他已收到全国各地癌症患者的咨询电话达一万多个。
     湖北省来凤县三胡中学校长、全国优秀教师宋胜华被蛇疗治愈癌症的故事传得神乎其神。我按照地址写了一封信去。半个月后,宋老师回信了。他说,1999年,他被查出同时患上恶性脑膜瘤和脑动脉血管瘤,生命垂危,求治无望,甚至连墓地都选好了。绝望之际,经孙玉清院长用蛇毒疗法治愈。宋胜华后来还在武汉市癌症协会组织的交流会上介绍了经验,成了“抗癌英雄”。
     听说钟祥市电信局原局长、作家协会会员陈庭贵十多年来被糖尿病、高血压、高血脂、脂肪肝和风湿病折磨得万念俱灰,蛇疗使他彻底摆脱痛苦,我又写信去考证。没多久陈庭贵就给我回信了,随信还给我寄来一本由他撰写、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的长篇报告文学《蛇疗—人之福》。书中详细介绍了孙玉清学道的历程,蛇疗治愈各种病人的故事等。陈庭贵还在信中写道:“我为什么愿意花费数年时间,足迹遍布大半个中国,采访几百名病人,如此痴迷地写孙玉清的蛇疗奇迹呢?因为我自己的治病感受太深刻、太神奇!”
     经过一段时间的暗访,我触动很深,嘴上不说,心里却已有80%的信服了,不过还有一些疑虑,甚至冒出一个古怪的想法:这些病人会不会是碰巧治好的呢?
     夜晚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终于想出了一个新的招数,那就是亲自去治病,以身试“法”。说来惭愧,当时我正患有严重的前列腺炎,搞得痛苦不堪,四处求治无门,原本一个很幸福的家庭因此整天笼罩着阴云。
     说到这里,倒是勾起了我痛苦的记忆,忍不住想多说几句。我这人自幼爱好锻炼,在学生时代就是学校的运动健将,自恃身体健康,根本不把一般的小病放在眼里,所幸也几乎没怎么生病。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十多年前,我开始出现尿频、尿急、尿不尽的症状,起初也不怎么在意,可是慢慢地对生活产生了影响,晚上要不断地起床上厕所,根本睡不好觉,白天昏昏沉沉,无心工作,尤其是开会时,也要不停地往厕所跑。最难堪地是走在街上找不到厕所,那个着急、那个难受真是没法说了。
     俗话说,好汉也怕病痛磨。没办法,去医院吧。一查,竟然是前列腺炎,从此,与打针吃药结了缘。要命的是,治了很长一段时间,居然毫无起色,相反越来越重了,排尿时开始疼痛起来,后来还疼痛难忍,有时排出白色的分泌物,平时酣畅淋漓的排尿变成一件恐惧的事。下腹部坠胀的感觉十分明显,精神状态也越来越差,头晕、乏力、多梦等症状频繁光顾,让一向开朗乐观的我变得悲观厌世起来。
     求医问药成了我生活的主旋律,各种治疗方法也都轮番上阵,什么针灸、坐浴、敷脐、按摩等等,来者不拒,一一试遍。还别说,中间有两次居然给治好了,那个高兴劲甭提了。谁知好景不长,没多久又复发了,落了个竹篮打水一场空。人是吃尽了苦头,家里的积蓄也花光了,还欠了一屁股债。
     真是山穷水复疑无路了,谁知这时却冒出一个蛇疗出来。老实说,这种办法很新颖,没试过。我决定“铤而走险”,因为这于公于私都有好处,于公,可以验证一下蛇疗的真实疗效;于私,可以碰碰运气,也许真的能够治好讨厌的前列腺炎呢。
     说干就干,就医前,我先给孙玉清打了一个电话(027-86837293),自报家门,亮明身份,并且略带威胁的口气说道:“治好了病我就是你的义务宣传员,治不好我就将你曝光,到时你身败名裂可别怪我。”没想到孙玉清丝毫没有被吓着,相反却十分平静地说:“前列腺炎患者我已经治好了不少,掌握了很成熟的医疗办法。我们可以打个赌,治不好我分文不取,仍凭你发落;治好了我祝贺你。怎么样?”
天下居然有这么不公平的约定?我的心里不禁涌起了一丝崇敬。
     终于和孙玉清面对面了,他慈眉善目,语气和缓,详细询问了我的病情后,又仔细检查起来,那种认真负责的态度使我的心里感到了一些温暖。检查完后,他认真地对我说:“只要你好好配合,这种病我完全有把握治好,我们的君子协定一定要兑现。”我心想,不管那多,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再说。
     孙玉清先给我开了半个月的药,包括口服和外敷两种。说也奇怪,外敷药竟然是通过扩肛器从肛门伸到里面去使用,这种疗法我没有试过,未免有点紧张。不过,药上好后,我的下腹部顿时感到一阵清凉。几天后,疼痛感减缓,尿尿的次数开始减少;半个月后,各种症状有了明显好转。我的心中一阵窃喜,又到孙院长那里开了一个半月的药,用完后,前列腺炎的症状居然全部消失,尿尿时重新享受到了久违的畅快感。更令人惊奇的是,我居然因祸得福,把多年的痔疮病也捎带着治好了。我大喜过望,庆幸碰到了神医。可是,一种沉重的忧虑又涌上心头:万一象前两次一样,过一段时间又复发了怎么办?孙院长似乎猜透了我的心思,不紧不慢地说:“前列腺炎非常容易复发,这也是许多患者久治不愈的重要原因。蛇疗可以治根,但你还得治疗一个月才行。”我象溺水者抓到了救命绳索,哪里肯松手,连忙说:“没问题,没问题。”紧接着,我按照孙院长的要求,一鼓作气,继续巩固治疗了一个月,果然彻底根治了可恶的前列腺炎。至今八、九年过去了,没有出现任何复发的迹象。
     “维权英雄”被蛇疗彻底征服。我逢人夸奖蛇疗的奇妙,并不断介绍前列腺炎病人到武汉升华蛇疗中医院治疗,经我介绍治愈的病人往少说也有一个班,其中包括湖北大学的龚部长、中南民族大学的雷院长等人。后来听说钟祥病人陈三强患前列腺癌也被孙玉清用蛇疗治好了,简直不可思议。我本人对蛇疗更是笃信不疑,不管生什么病,首先总是想到了蛇疗。2005年,我患上了胆结石,经孙玉清用药,五副药吃了两副便排出象绿豆颗粒状的东西,轻而易举治好了。2008年,我又患上了肾结石,再投孙院长处,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我心中的感激之情无法言表,亲手定制了一块铜匾送到武汉升华蛇疗中医院,上书“天遣神医降人间,妙手回春除顽疾”。
     由于和孙玉清越来越熟悉,有一次,我忍不住好奇地问:“蛇毒怎么有这么神奇的效果?”孙院长耐心地介绍说:“蛇毒治病是一种全新的治疗方法,有着出奇制胜的效果。蛇毒是自然药物,药性纯正,渗透力强,药效强劲、持久。蛇疗不仅能杀死病毒细胞,还能使正常细胞不受伤害,并能增强肌体免役能力,不象放疗、化疗。”然后,他半开玩笑地问我:“你现在还曝我的光吗?”我面红耳赤,不好意思地说:“不打不相识,不知者不为过嘛。”说罢,两人相视大笑。
     白衣天使,神圣崇高。蛇疗医术,万众景仰。愿蛇疗奇葩越来越鲜艳,愿蛇疗医术造福更多的患者。
 
                                                                  陈运鹏
 【打印此文】 【关闭窗口】
 
 
首    页 | 医院简介 | 专科介绍 | 专家坐诊 | 科普园地 | 网上求医 | 联系我们
医院热线: 027-86837293  86830302   传真:027-86812811  邮编:430063
网址:www.snakecure.com   联系邮箱:snakecure@163.com   鄂ICP备05018736号
医院地址武汉市武昌区徐东大街徐东一路(地铁8号线徐东站D出口)
乘车路线:武汉火车站:乘坐公交540路→徐东大街徐东一路
       乘坐地铁4号线→岳家嘴转地铁8号线→徐东站D出口
汉口火车站:乘坐公交724、534、605路→徐东大街徐东一路
武昌火车站:乘坐公交577、805路→徐东大街徐东一路
       乘坐地铁4号线→岳家嘴转地铁8号线→徐东站D出口
武昌傅家坡汽车客运站:乘坐公交577、805路→徐东大街徐东一路
武昌宏基汽车客运站:乘坐公交577、805路→徐东大街徐东一路